新闻中心
北京语言大学教师喊话王小川:不如多花钱请同声传译


      近日,搜狗CEO王小川在世界互联网大会首秀搜狗实时机器翻译技术--将演讲嘉宾的中文讲话实时语音识别并同步翻译为英文上屏显示,随后在微博表示,搜狗实时机器翻译足以秒杀同传,却不料引发众网友批判。

      吓得我面无表情

一位备注为北京语言大学高级翻译学院教师的网友PKUCATer在知乎公开叫板王小川,“您若希望自己的演讲被外国人真正理解,请花钱聘请最好的同声传译员”。该教师表示,搜狗对外声称的90%准确率是让人怀疑的,“不客气的说,没有一句话是翻译对的”,显然,机器翻译无法像人一样体会上下文,以至于翻译出语焉不详的句子,这样的效果何以取代同传?

作为一名高翻学院教师,PKUCATer专注于计算机辅助翻译研究,也对语言充满了敬畏。“公开场合的正式演讲中,哪怕有一个词翻错都可能酿成事故”,面对王小川微博中“以后孩子别再报考这专业了”的公开唱衰,PKUCATer也表示,人的语言是活的,机器翻译永远也无法承担有思想之人的同传工作,越是有人呼吁不要报考翻译专业,真正爱翻译的人就越要好好学翻译,因为水平不高的译者/译员都被机器翻译替代了,能够做高质量翻译的人就越来越值钱了。

而一些观看过视频的同传专业学生也举例论证了目前搜狗机器翻译与人工之间的差别。比如,视频中王小川说“那么在这里面,我要开始畅想,未来的路在什么地方?”搜狗机器翻译给出的答案是--So in this, I want to think about it. Where is the future of the future?

该学生直指目前机器翻译的一大特征就是“机械性”。由于机器无法体会上下文,便会生硬地译出“Where is the future of the future?”但人工翻译熟知讲话的语境,便会翻译成“what is the future of (the development) of search engine?”,两者相比,高下立见。

再者,对于同一个句子,它可能有很多种正确的翻译方法。这样增加了机器学习过程的不确定性。例如“你好”可以被翻译成"Hello",或者"How do you do"等。

中国人可以将“你吃了么?”这样的简单问句问出千回百转的意味,而机器则只会将其翻译成“Have you eaten?”或者是甚至更加拙劣的“Do you eat?”机器难以理解人类的情感,以及倾注了人类情感所带来的语气的改变。

与此同时,不少网友也在王小川的个人微博下表达了不满,其对于同传人的轻视态度,让很多路人对搜狗翻译技术好感全无。一个连同传工资都不甚清楚的研究团队,是否真的深入过这个行业去了解他们的工作呢?

有专家表示:机器翻译的发展需要技术的积累沉淀,而不应仅仅停留在做公关秀的程度上。相比谷歌百度微软这些深耕机器翻译多时的前辈们的低调,搜狗等公司的“不靠谱”言论恐怕是现在互联网公司通犯的浮躁毛病。

但即便是低调的谷歌,也是在风雨中艰难前行。谷歌翻译(Google Translate)项目开始于2001年,当时不仅只提供9种语音互译且翻译,质量几年来也没有什么提高。直到2004年弗朗茨·欧赫(Franz Och)加入谷歌翻译,糟糕的状况才得以改善。

颇具传奇色彩的弗朗茨· 欧赫于14年离职

人类语言有很大的复杂性。首先,很多用词和表达方式是多义的,模糊的,跟特定的环境有关的。即使是同一个句子,在不同语境下的意思也不相同。例如,碰到这样的情况,不仅仅是老外,机器估计也会“迷茫”。

其次,不同语言的语序也不一样。例如“最好的朋友之一”,翻译成"one of the best friends",其中”之一“的翻译被提前了。

翻译不是一部机器,在翻译的过程中不但翻译语言,也在传递情感和立场。对于复杂的古诗的翻译来说,由于中文和外文的文化背景差别很大,其中深刻的文化内涵很难在翻译中体现出来,一般都只能翻译大意。外交部高级翻译张璐说,“翻译界对于古诗词的翻译要求是信,达,雅,基本要求是忠实于本意,其次要准确,易懂”。


“机器翻译”能取代同声传译吗?

面对这样的疑问,科大讯飞公司工作人员认为,由于语言的复杂性,虽然现在可以通过一些实用技术让机器去模拟人对语义的理解,但相对于彻底的人工智能和语义理解还有相当长的道路。如果有一天机器真能实现准确的实时翻译,它们的角色更可能是辅助相关产业的工作人员更轻松,便捷地开展工作,而不是取代他们。

翻译行业的金字塔尖未必会被撼动,毕竟翻译并不仅仅是模型匹配,文学作品背后的隐喻至今也没能勾画清晰。

奈达优势   |   服务项目   |   典型案例   |   设备租赁   |   配套服务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南京睿译菁英翻译有限公司